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魅力龙川 > 旅游龙川 > 龙川旅游

到佗城,触摸千年古邑的脉搏

广东省龙川政府门户网站www.longchuan.gov.cn2018-05-04来源: 龙川旅游阅读人次:
【字体:
     


    秦朝古镇,汉唐名城

      
    河源市龙川县素有“秦朝古镇,汉唐名城”美称,皆缘于广东省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佗城。

    佗城位于广东省东北部,龙川县西南部,全镇拥有土地218平方公里,人口4万多人。佗城镇离龙川县城11公里,原称龙川城,又称“龙川旧基”,是古龙川县的县城,1941年为纪念龙川县首任县令赵佗,改名为佗城。

    佗城迄今已有2232年的历史,在中国特别是岭南历史文化地图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是南越王赵佗的发迹之地,也是岭南历史上建制最早的一个县。

    这里还是秦代中原文化南下与百越文化融合的“试验田”,又是千百年来东江中上游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重镇。

    行走在佗城

    行走在古朴的龙川佗城,流连于秦时古城基、南越王庙、清时学宫等古迹,徜徉在护城河堤,回望南越古国城墙,品读过往云烟,感受着岁月的变迁,体验着人性回归原始的洗礼。古邑佗城经历了2232年的风霜雨雪后,老街、古码头、客家老宅、古祠堂等老建筑,斑驳古旧,带着沧桑,刻着故事……

    自秦至建国初,除南朝陈时县治一度北迁外,历代龙川县治所都设于佗城,由于这里长期为县、州治所,因此,也是文物荟萃之所。虽经千百年的历史沧桑,至今仍保存有80多处文物古迹:秦时的古城基、南越王赵佗故居,唐代的正相塔,宋代的循州治所,明清时代的城隍庙、越王庙、孔庙,以及48个古祠堂,旧貌犹存。初来乍到的人很快就能触摸到这里曾经强烈跳动的历史脉搏。

    追本溯源

    学宫、考棚 文化名城追本溯源

    分别建于1668年和1876年的庞大学宫与科举考棚,昭示了当年岭南文化的兴盛。在全省范围内学宫、考棚并存的仅有龙川一家。

    龙川学宫是广东地区建设历史最早,也是保存原有建筑最多的学宫之一。其位于佗城镇小东门,古时用以修研经书、培养学者之所,也是历朝祭孔的庙宇和管理儒学的机关,亦称孔庙,现仅存大成殿、明伦堂和尊经阁。据《旧志》记载,龙川县于唐代始建学宫于城北,现存的孔庙建于清顺治年间,建筑规模极为宏伟。学宫曾一度作为学校使用,如今的学宫旁还有一所学校,这恰恰吻合了学宫作为传道授业之所的初衷。

    学宫外不远处有一棵拥有320多年历史的木棉树,树身凹凸不平,起伏跌宕,生成众多形态各异的人和动物的肖像,十分奇特。有似侧卧静思的长寿老人,有似嬉闹天真的活泼小童,有似顽皮可爱的攀爬灵猴,有似憨态可掬的健壮雪熊……除了树身形态奇特外,它在当地人的心目中还是一棵“神树”,相传,“一摸‘神童树’,子孙人才辈出,前程无量;二摸‘神童树’官运亨通,平步青云;三摸‘神童树’世代财丁两旺,繁荣昌盛”。这也体现了当地民风的古朴。

    龙川考棚始建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为二进院落四合院式布局,建筑面积为1200平方米。自建考棚后,龙川每年的科考乡试均在此举行,非常热闹,当时河源、和平、连平、紫金、兴宁、五华等县的不少文人都到此赴考。

  据史料记载,考棚当年用许多丁字形木板隔成一个个2米见方的小间,每个小间对着一扇窗户。贡生们在科考时就进入这一个小间房里3天不出来,巡考人员则在考场中间走动监视。龙川考棚附近不少老人称建国前曾见过考棚内丁字形木板隔成的小屋。

  考棚是粤东北地区现仅存完好的科考场所,现仅存考场两栋、办公场所及宅舍各一栋,为研究明清的科举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古是一种财富

    老宅、古祠堂 百姓街寻根觅祖

  站在佗城古街上,犹如翻开一本千年史书。从老街看两旁的老宅,长满苔藓的斑驳石块,残缺坍塌的墙壁,层层延伸的建筑结构让人疑惑“庭院深深深几许”?

  索性走进一处老宅——黄屋(表示老宅主人家姓“黄”),老宅中走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她用古老的客家方言说着黄屋的历史。相传,黄屋“盛产”双胞胎,风水极好。同行的龙川县委干部介绍,类似黄屋这样的客家老宅构筑特色,在当地都属大户人家。相传,南越王赵佗在任龙川县令的6年间,从关中迁一批犯人与土族杂居,从中原迁15000名女子到龙川与士卒结婚,以至发展到今天,人口不到5万的佗城镇,姓氏竟多达179个。在佗城镇调查统计出现的179个姓氏中,有笔画最少的丁、刁、卜姓,也有17画的戴、鞠、魏等姓,还有僻姓占、米、农、官、院等;除单姓外,也不乏欧阳等复姓。

  正因于此,宗祠建筑多也成了佗城特色之一。数十个姓氏的风格迥异的宗祠散落在这小小的古城中。清末民初之际,佗城宗祠建筑达到顶峰,有历史记载的宗祠有89间,每间一姓。佗城如今尚存有48 个古老宗祠,行走于村子里每一条大街小巷,总能找到一两座隐蔽在民宅之间的古老宗祠。

    细细品览佗城百岁街,陆续有宗氏祠堂掩藏在贴着瓷砖的现代建筑中:黄氏大宗祠历经百年仍气度不凡,曾氏宗祠朱门铜环彰显贵气,刘氏宗祠独辟蹊径隐于长巷。相较而言,百岁街保留的宗祠稍为完整一些,这条不足500米的街道鼎盛时期集中了10余间宗族祠堂,均为当街的房子。沿着百岁街右拐进入中山街再到相连的横街,是佗城姓氏和宗祠最集中的地方,可惜现在好多宗祠只余下一些残迹。

    这些古老的祠堂,是当年赵佗推行民族融合政策的结果,如今也成了游客们寻根觅祖的地方。


    沧海桑田


    越王庙、越王井 千年古邑沧海桑田

    两千多年的时光,沧海足以变为桑田。佗城虽然历经了两千多年风雨的侵蚀,却仍留下一些有关赵佗的遗址和传说,如南越王庙、越王井、马箭岗等。

    位于佗城中山街的南越王庙,庙门并不高大显赫,与赵佗的卓著功勋相比,似乎有些寒碜。清代乾隆年间重修南越王祠时,因南为街市北为县监,受地理条件限制,知县胡一鸿听从乡绅建议,只能尽量扩建,并改祠为庙。现在,庙门横匾正是胡一鸿题写的“南越王庙”四个楷体大字。南越王庙里的那尊赵佗铜像,双手分置膝上,巍然端坐,凝神前望。当年,站在嶅湖东面的赵佗,亦曾这般雄视周边。庙为砖木结构,分前后殿,中间为长方形天井。殿宇以四根大圆木柱分成两组木构梁架,梁前有四朵穿透莲花拦拱扶持,构建精巧,古朴大方,具有独特的清代建筑艺术。后殿右侧墙上镶有一块1米大小的清朝知县胡一鸿重修南越王庙的碑记,碑文极力阐明了南越王赵佗的德政和后人为纪念他而多次建造重修庙宇的过程。

    越王井就在南越王庙不远处。如果没有人带路,游人也许会找不着这口《全唐文》上有记载的古井。越王井在一个大巷子里的一条小巷子里,藏身于民房背后。乍看越王井,毫无特别之处,但它却是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井。当年,它曾给予赵佗和他的人马、佗城百姓以生命之泉的滋养,使他们有了足够的精力去发展生产、传播文明。此后,这口井一直为佗城百姓提供甘泉。从纵横交错的铁栅往井里看,井水倒映着窥探者的投影。古井内壁,羊齿草与别的不知名的小草正从古老的砖缝里钻出。

    佗城是岭南有史料记载的最早的城邑之一,是岭南最早的客家移民地,又是秦朝岭南四大古邑(番禺、博罗、四会、龙川)唯一一个保存最完整的古城,留下了大量历史价值高、文化内涵深刻的人文古迹、历史遗存。漫步在千年古邑,您还可以看到

    宋哲宗元祐元年(1089年),大文学家苏辙被贬为化州别驾,在龙川住了17个月,居所在白云桥西。当时嶅湖屡遭东江洪水袭击,千亩良田受灾。苏辙见村民田园年不保收,生活艰苦,便倡议村民在湖的东边再筑一堤防洪,从此年年旱涝保收。后人为纪念他,将此堤称为“苏堤”。

    正相塔,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唐开元三年(715年)。南宋后期,曾有两个文韬武略的“状元宰相”一个是文天祥,一个是吴潜,都来过循州。其中,吴潜在他近70高龄之时仍向龙川学人传播先进的中原文化和南宋理学,竭力为百姓造福。龙川百姓为纪念他,将塔取名为“正相塔”。

    龙川建制于秦朝,从秦代到民国,龙川基本上都是郡、州、县的治所,城墙自古以来都是龙川城的一大基本设施。赵佗任龙川县令时筑的县城,是个不规则的方形土城,周长仅约800米,东西南北各开有城门。到了唐代,周长有1200米,宋代,周长扩大到2400米。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段古城墙是明代城墙,它长56米,宽0.7米,高3.3米。1939年春,由于日本飞机经常轰炸,为了方便疏散群众,国民政府下令拆毁了全部城墙,改成了环城路。仅保留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段。

    佗城,留给后人有太多的历史文化遗存,如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坑子里、佛子哥和牛背岭,秦唐时马箭岗、东瑶、下蒙古窑群等等,未能一一列出。

    历史文化是一座城的血脉,从古延伸至今。佗城,正是悠久的历史文明,给后人留下许多珍贵文物古迹,“物化天宝,人杰地灵”的佗城,会让每一个前来佗城的人享受到一场历史文化的饕餮盛宴,回味无穷。为了保护和延续城市的文脉,防止在建设中盲目地追求城市化导致城市历史与记忆的流逝,龙川县启动了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工作,同时深入挖掘岭南文化、客家文化、赵佗文化、宗祠文化、姓氏文化、红色文化等特色文化的精神内涵和文化特质,积极探索古城保护和开发利用协调发展的新路子,实现“北有平遥、南有佗城”的梦想,打造佗城国际旅游小镇。他们像蜜蜂一样辛勤工作着,小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每来一次佗城,都将有惊喜美好的收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点击排行

热词